一台缝纫机,让我摆脱贫困,走向富裕

来源:中国廉政网 发布时间:2021-03-29

我叫徐小宝,家住安徽省南陵县许镇镇马元村詹切组,今年47岁,建档立卡贫困户。曾经的我也年少轻狂、豪情万丈,希望通过自己聪明的头脑、勤劳的双手,学得一技之长,将来能过上好日子。于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随着打工潮的兴起,初中还没毕业的我跟随打工的人流外出,常年在江浙沪打工,学会了泥瓦匠手艺,每年下来也有近万元收入,在老家盖起了新房,娶妻生子。

我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长期慢性病,2003年,随着儿子的出生,老婆一个人里里外外地忙不过来,为了更好地照顾家人,我选择在本地承包一些零散的泥瓦匠活做,这样一来家人可以得到照应,二来收入也还可以,也算是个小老板,日子过得挺滋润的,生活似乎正朝着梦想的方向前行。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生活往往却是骨感、残酷的。2005年5月的一天,我在附近一户人家干活时,村里来人告诉我,说我老婆突发癫痫病,昏迷不醒,快不行了......我急忙跑回家,叫上姐夫的三轮车,送老婆去乡卫生院抢救。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由于慌不择路,中途三轮车翻了,压断了我一只脚的骨头,就这样,不但老婆没有救回来,反而造成了我的终生残疾。面对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儿子、长期慢性病的老娘、还有残疾的自己,我一度非常消沉,哀叹命运对我为何如此不公!但是,每每想起老婆临终前紧紧攥着我的手,还有那期盼的眼神,虽然她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可我心里清楚,她是放不下那出生仅有十六个月的孩子......于是我咬紧牙关、暗下决心,发誓一定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把他抚养成人。

由于我脚残废了,不能负重,工地活是干不了了,于是我就选择学习缝纫技术,买了一台缝纫机,在附近厂里接点活加工,贴补家用,这样每个月也有1000多元的收入,生活也还勉强过得去。

 9

2014年,国家实施精准扶贫政策,我写了申请,经过民主评议,成为了建档立卡贫困户。村干部帮我办理了残疾证,帮我们一家申请了低保,帮扶责任人还介绍我去隔壁村的服装厂上班,每个月2000多元的工资,我再也不用整天为了“活接多了干不完、接不到活干挣不到钱”而发愁了。有了党和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大力扶持,我们家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2016年实现了光荣脱贫。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相传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这方面我深有体会,由于仅有初中文化(还没毕业),无论是在建筑工地看施工图纸还是在服装厂看成衣图样,我的理解能力总不如别人那么强,我只能一遍一遍反复看,一次一次重复试,为此我比别人多吃了许多冤枉苦,多走了许多回头路。为了儿子,我没有续娶,我平时教育儿子一定要好好学习文化知识,再苦再累我也会供他读书,完成学业。2019年秋,我儿子顺利考入了安徽芜湖技师学院计算机应用专业,学制五年,每年享受3000的“雨露计划”补助以及3000元的教育资助政策,学校还免收住宿费和书本费,再加上小孩子懂事,从不乱花钱,一年下来家里拿的钱很少,基本上没有什么负担。

去年底,随着总投资150万元的扶贫项目——马元村功能性厂房建成投产,芜湖昌祥制衣有限公司马元分部开始招工,我积极报名应聘。由于国家对我们贫困户就业务工有政策照顾,加上我有缝纫技术基础,有工作经验,我和公司顺利签订了劳务合同,成为新厂招收的第一批员工。现在,新厂就在隔壁,我每天上班骑电动车只要2-3分钟就到了厂里,多劳多得,计件工资,每月保底工资不低于3500元。

每天走进崭新的厂房,面对如山的布料,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来源,我由衷感叹国家的日益强大,感谢党和政府对我的关心。在最困难的时候,党和国家没有忘记我们、没有放弃我们,及时实施精准扶贫政策,开展脱贫攻坚战,帮助我们摆脱贫困。

我更想说的是:脱贫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幸福生活不能等靠要,要靠智慧的头脑、勤劳的双手去创造。面对突如其来家庭的变故、伤残的肢体、沉重的负担,我没有放弃,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一台缝纫机,让我解决温饱、摆脱贫困、走向富裕!(黎静 整理 徐小宝 口述)

责任编辑:董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