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版下载      上一版     下一版
版权声明
 《中国廉政网》(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中国廉政网网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本社及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廉政网》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本社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揭黑反腐斗士黄元勋 举报三年斗倒霸道人

中国廉政网:2021-01-29-( )
0

核心提示: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黄元勋,为维护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不顾个人安危,坚持向上级机关和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揭露腐败现象和黑恶势力,堪称斗士。

07.jpg

黄元勋在看投诉材料 本报记者 李文善 摄

欧阳国良,犯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罚金限判决生效后10日内交清。2019年6月29日,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了宜章县人民法院的判决,责令被告欧阳国良犯罪所得赃款815786.24元继续追缴,返还给被害人。

判决书显示,2013年欧阳国良以某房地产开发商项目存在问题等相要挟,向被害人史某敲诈6万元;2015年欧阳国良以修筑宜章县梅田镇杨家村肖家浪桥的名义向县湘粤学校董事长李某索要赞助,得手后又以学校土地手续存在问题向其索要30万元,最终在李某开发的房地产项目中以半价购买房屋两套,法院认定敲诈数额为42万多元;2017年下半年欧阳国良又看中开发商黄某的项目,要求以买三付二的价格(即市场价的三分之二折)支付购房款购买住宅两套,法院认定敲诈数额为33万多元。

两级法院的判决表明,揭黑反腐斗士黄元勋的举报取得了重大进展,从2016年6月第一次举报欧阳国良,时间过去了整整3年。宜章县扫黑除恶办公室对黄元勋的实名举报高度认可。2019年10月31日,通过县财政局向黄元勋转账3000元人民币,作为对县法治建设作出的特别贡献奖励。

维护群众利益  剑指“保护伞”

2018年至2020年,黄元勋继续向上级机关实名举报宜章县两名纪检监察工作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要求上级机关打伞破网,并彻查举报的欧阳国良涉案200余万元资金流向。

“没有恶伞的保护,就没有恶腐的嚣张!”黄元勋认为,“一个村霸,欧阳国良所涉及的犯罪事实并不局限于判决书中之内容,反而是相关部门避重就轻,敷衍搪塞的表现。正是有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在背后为他们‘撑腰打伞’,如县纪监委工作人员李辉、姚小胜威胁恐吓举报人,为欧阳国良、欧阳信良开脱罪责,包庇纵容罪犯,放纵对违法巨额赃款的追缴,对违法责任的追究。”

黄元勋在举报信中提出多项诉求:要求查清欧阳国良、欧阳信良共同套取侵占肖家浪危桥改造扶贫建设专项资金和敲诈募捐的巨额资金;追究、追缴200余万元赃款资金去向;要求彻查上级财政下拨的杨家村小学危房改造、村办公楼修建和港商捐资学校危房改造款被侵吞、村办公楼扶贫建设专项资金使用情况等;要求彻查欧阳国良、欧阳信良等人套取侵吞云南锡业郴州矿冶有限公司赔付给杨家村的灾情赔偿款、杨家河环境生态修复工程款;请求依法立案查处欧阳国良、欧阳信良诈骗敲诈欧伍堂、邝国忠、吴统荣资金68万元。

“虽然欧阳国良进去了,但是他的案子并没查清楚,还涉及不少官员,特别是宜章县他的保护伞,200多万元资金可能涉及不少官员。”黄元勋说,“在举报信最后一项,我请求上级机关依法保护我家人的人身安全。”

维护集体利益  勇斗“霸道人”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程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2018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为期3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启动。

黄元勋,凭借自己的执著,于2016年开始投入了这场指向欧阳国良的“扫黑除恶”行动。

欧阳国良生于1965年,宜章县梅田镇杨家村人,与黄元勋所在的浆水乡距离仅有20多华里,算是乡里乡亲。但是,欧阳国良到处敲诈勒索,其民愤极大的嚣张霸道气焰,黄元勋耳闻义愤填膺,良知与正义感让他毅然决然投入到这正义与邪恶的博弈。

据了解,欧阳国良同宗堂兄欧阳信良是杨家村村支书,县人大代表。他们以违法犯罪活动擢取巨额经济利益,称霸一方。

“2013年11月,打坏宜章县联通公司营业厅的凳子、电话机,又敲诈联通公司3000元现金,还强要给他一个长期免费的通话卡。”据黄元勋的举报材料,2016年5月,欧阳国良还曾到县政府大楼冲击会场,在县委会议室大骂正在召开四家联席会议的时任县委书记王建球。

举报材料陈述,欧阳国良以威胁恐吓等手段实施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强揽工程等涉案多起,有据可查涉案金额300多万元。欧阳国良伙同欧阳信良借杨家村肖家浪危桥改造做挡箭牌,共同诈骗套取危桥改造扶贫建设项目专项资金,募捐资金等300多万元。

除判决书所列事实之外,欧阳国良在宜章县房产局、住建局、交通局、财政局、民政局、信访局、组织部等20多个单位部门收取1万元至4万元不等的募捐资金。

当地有百姓说,宜章的政治生态被少数官员破坏了。老百姓到政府部门办事,门难进、脸难看,一个大病救助,村、乡公示证明,从领导批示到民政局审核,复来返去,等到救命钱,人就没了。而一个村霸地痞到这些单位部门,数万元不要任何手续和审核就能拿到。这些官员见到欧阳国良就像老鼠见了猫,还要点头哈腰讲好话。

从2016年6月,黄元勋向宜章县公安局发出《对宜章县欧国良涉嫌骗取侵吞巨额项目资金非法集资敲诈勒索诈骗重大违法行为的举报》。黄元勋的举报,使得跟欧阳国良、欧阳信良同村组、同宗族的村民很受影响,于是近百村民联名签名对欧阳国良等人进行举报,而敢于站出来指证欧阳国良的受害者也越来越多。

之后,黄元勋又分别向宜章县纪监委等单位举报欧阳国良。

起初举报并无效果。黄元勋持续依法向上级机关举报,曾向郴州市、湖南省委、省公安厅、省纪委、省政法委等单位举报,并向国务院总理、中纪委书记等处举报。据黄元勋说,对欧阳国良的举报信发出有上百封。

黄元勋和麻田村民代表欧伍堂、孙善归、黄火金、文荣芳等人的举报得到中央巡视组的重视,巡视组特别向湖南省委交办。2018年4月1日,湖南省委一位副秘书长和省信访局办公室张主任到宜章县,约黄元勋在某村民家进行了面谈。

2018年4月4日,欧阳国良被宜章县公安局带走,当日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2018年5月10日以涉嫌强迫交易罪被批准逮捕。2019年4月宜章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欧阳国良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所得赃款815786.24元继续延缴返还给被害人。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维护国家利益  坚持“给说法”

在举报上,黄元勋是一个较真的人,说真话,做真人,他努力做到字字严谨,连举报涉及的数字都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

“举报其实充满风险,一不小心就会留下破绽,被人抓住小辫子。”黄元勋回忆,他举报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的过程,得到了新华社内参部某位副主编的称赞。

媒体的公开报道记述了他们的见面细节:“他拎着袋子来见本报记者时,袋里的举报材料把他的腰都压弯了。他说家里的举报材料加起来,任何一个壮汉都挑不动。”

“看过厚厚的举报材料后,这位副主编直夸我严谨,给了我100块钱,要我在路上买点吃的。看你这本材料费都不止100块钱。临别时副主编提醒我务必要注意安全。”黄元勋说。

黄元勋有一种特殊的敏感,所有他经手的举报材料,都努力做到准确无误。书写欧阳国良攫取肖家浪桥危桥改造资金举报材料时,黄元勋向县财政局、县交通局申请信息公开,核实工程承包方、湖南长沙中格建设集团公司负责人,请出租车10多次到肖家浪桥向懂行的师傅进行调查分析,进行资金收付核查。可以说,把欧阳国良在修建肖家浪桥上所有金额都核实个遍。

杨家村八组一事一议8万元修路专项资金,纪委说是用于村委会前停车坪和1、2、3、4组公路修建所用。可公安机关的调查却说是用于杨家河环境生态修复治理。

云锡郴州分公司“2016年11.16”水毁灾害事件对麻田所管辖8个行政村受损房屋、毁坏480亩农田、冲垮3座桥梁、损毁26处河坝、损毁19千米灌溉水渠。杨家村8口水井,损毁3.5公里道路,杨家河15千米河道治理等作出了1亿多元的灾情赔偿但被冲垮的桥梁、损毁的河坝等都没有修建。而赔偿到群众百姓手中和用于治理修建的资金却不到三分之一。

欧阳信良违纪违规付给欧阳国良学校危房修建提成奖金15%计7.5万元,肖家浪危桥改造集资抽成25万元。

黄元勋当时提出质疑,这共计32.5万元是算敲诈、骗取还是侵占?50多万元结余款为什么不进村帐?这是一种什么行为?你们调查了就要给结论说法。

纪委信访室的领导答复黄元勋说:“这要问公安机关。”但公安机关给黄元勋的答复是,欧阳良善的事是由纪委查处。

不惧生死  举报无怨无悔   

2018年3月22日,黄元勋遭到欧阳国良的威胁恐吓辱骂,打电话说要搞死黄元勋,将黄元勋活埋。

遭受死亡威胁,对黄元勋而言并不是第一次,从举报曾锦春开始就成了家常便饭。

黄元勋的出名是作为湖南省郴州市原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曾锦春的举报。他向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遗书举报”引爆郴州官场地震而闻名全国。正是顶着遗书举报,和众多媒体的不断接力,当时中央最高领导的批示严查彻查,最终将曾锦春拉下马,曾锦春被依法判处死刑,创下了建国以来地市级纪委书记被判死刑的最高纪录。

“从我举报曾锦春那天始,就没有回头路了。我横着一条心冒死举报。”黄元勋表示,“当年举报曾锦春被非法关押半个月,现在每次举报我都将生死置之度外。”

每个普通的日子,在黄元勋的潜意识里,都当做生命的最后一天。因为他面对的对象几乎都对他以死相威胁。因举报欧阳国良违法犯罪,黄元勋的家人不断遭到他的打击报复。“儿媳妇为了照顾孙子在县城读书,在宜章开快餐店,就是煮点粉,被欧阳国良纠缠无理投诉,搞到无法营业被迫停业关闭。市场食品监督管理站的工作人员说:“你父亲得罪了欧阳国良,我们迫不得已,如果不关你的店,他就搞得我们无法办公。”黄元勋去找县纪委,得到答复是:这不属于纪委管辖范围。

“我的大儿子开办20多年的乡村医疗诊所,欧阳国良去诬告陷害,向卫生局投诉跨地域行医,被他搞到移居迁扯。”宜章县纪委答复如旧。

2018年4月17日,黄元勋在县纪委举报中心办公室送举报材料,欧阳国良6次冲进办公室对他进行人身攻击。“要打死我,口水吐了我一身。”黄元勋至今仍然不能释怀,“我在县纪委信访室送举报材料,竟遭到人身攻击。”

“你看我这辈子,告状,举报,从1996年开始,30多年了,在物力、资金、精力,投入很多,曾经的煤矿收益,自己近100亩林场,全部投进去了。另有一栋房子、商铺卖了,包括煤矿赔付的钱,都花到这上面了。可我无怨无悔。”黄元勋说:“威胁我威胁家人,不怕,更激起我心中愤慨,坚定我对党对政府的信仰,邪不压正,我定会赢得举报的胜利,善恶都有报,违纪违法犯罪分子逃脱不了法律的追究。”

不惧个人安危  忧心“不作为”

欧阳国良的个人威胁其实黄元勋习以为常,而对于来自职能部门的胡作非为,才使黄元勋常常昼夜警惕。

中央反腐的理念是“老虎苍蝇一起打”,而黄元勋深知,村霸黑恶势力的根源是来自某些官员不作为,甚至是沆瀣一气。

“我去纪委送举报材料,到信访举报室,欧阳国良冲进去6次打我,办公室有人拦,他口水吐我一身,要搞死我,纪委都没有采取措施,只是拦阻,纪委人员都不敢报警,最后是我报的警。”

“一个村支书的弟弟竟然胆大包天到靠着项目勒索,侵吞200多万元,重复套取国家专项资金扶贫建设项目资金。”黄元勋质疑:“修桥是公共事业,国家有扶贫专项建设项目资金,欧阳国良竟然敢侵吞200多万元。”

欧阳国良以杨家村肖家浪危桥改造做“挡箭牌”“敲门砖”,骗取扶贫建设巨额专项资金总收入319.1万元。肖家浪危桥改造总工程、附属工程、绿化工程等实际总付出1073170.00元。套取该危桥改造巨额资金结余超过211万元。骗取侵吞巨额资金超过该危桥总造价两倍多。

黄元勋认为,宜章县纪委李辉、姚小胜等人把该桥案件的总收入319.1万元变成为198万元。总付出工程承包人张武收了98万元,欧阳国良收了25万元。其余是附属工程,绿化工程等75万元发票。收付帐处理结平为198万元。

黄元勋就此质问纪委办案人员,附属工程,绿化工程款是多少?他们谁也说不清。再问,曾宏荣主任说:“这是纪律问题,保密。”黄元勋本能拒绝假话,特别是对来自少数办案官员的敷衍和谎言深恶痛绝。

黄元勋认为,正是李辉和姚小胜利用职权为欧阳国良等开脱罪责,为赃款追缴洗白。使欧阳国良避重就轻减轻了法律追究。

2018年5月31日,宜章县纪委监察委第一纪检监察常委姚小胜和黄元勋签订“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双向承若书”,明确:黄元勋于2018年4月26日递交的关于反映欧阳国良寻衅滋事、强揽工程、敲诈勒索、横行乡里称霸一方等问题的举报。同月27日,由宜章县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受理。承若在规定期限内调查处理完毕。

黄元勋对此双向承诺诺书充满疑问:规定期限是1年还是10年?在双向承若书中把信访举报人黄元勋的联系电话13873531687改成13549507356,并要其签上对他们办案满意的评价,对此黄元勋感到不爽。

“当时我遭到他们威胁恐吓迫于无奈,只好签写了一个基本满意。”黄元勋转述:“在签订双向承若书时,我遭到李辉威胁恐吓打击报复。他说:‘得罪人就是我们,说我耍了他几十号人等。’”

黄元勋擅长“解剖麻雀”,对于肖家浪危桥案例,他一追到底,甚至让办案人员无法自圆其说。黄元勋说:“你怕得罪人,拿着共产党的俸禄坐在纪监委的办公室里干什么?”

在双向承诺书中,宜章县监察委李辉、姚小胜调查结论是:调查改造的项目款、募捐款总收入197万元,总付出197万元,账务处理结余:收付两抵平账(注:该桥2014年10月1日开工,2015年3月1日完成全部工程验收后,做了收付平账)。

2019年4月9日,宜章县纪委监察委信访室领导要黄元勋签名的情况调查表明:该危桥改造结余款是54万多元,没有进入到村帐。

黄元勋追问:54万多元被侵占4年不查,钱哪里去了?

而该危桥改造修建项目送审总金额是152,7379.00元,审定总金额115,2079.00元。审减总金额为12,7469.00元。工程发包方:宜章县交通局,工程承包方:湖南省中格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张武,工程承包总造价102,0522.00元。承包方张武只拿到承包工程款90余万元。

该桥工程预算评审报告中规定,甲乙双方应提供完整的结算资料,凡涉及到大宗材料采购,项目变更和增加工程必须经财政、审计部门及建设方签字认可,否则不能作为决算依据。变更项目须附施工前、中、后三幅真实照片、据实结算。

黄元勋说:“举报人曾提着脑袋,顶着遗书告腐败,一个恶势力耗费了两年多时间,在中央巡视组交办,湖南省委政府来人到宜章县督办才把欧阳国良抓掉。可涉及到县镇官员,查处案件的承办人李辉、姚小胜却充当不光彩角色,做出有损纪委监察委光辉形象的事。

“权利一旦失去监督,就有可能滋生腐败。2020年7月,我举报宜章县安康社区彭建军书记和玉溪镇领导干部隐瞒疫情防控力,我向他们反映,敲响宜章县疫情防控警钟时,遭到他们的推打,受到人身攻击等等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上级领导交办到宜章县纪监委,8月6日县纪委监察二室案件承办人张超际同样威胁恐吓我,说我给他们添麻烦。”黄元勋说,“签订纪检信访举报双向承诺书时,要我签名,他不签名,连他不敢签名的承诺都不给我,直到今天也没有见到他的回复。”

“2020年10月,我举报宜章县林业局危改办李家国、黄树平涉嫌利用职权为李树发等人插手承揽项目工程,豆腐渣工程危及群众生命等重大违纪违法行为。上级领导有关部门转批交办到宜章县纪监委,案件承办人杨南平泄露案情,充当黄树平、李树发的保护伞。他们隐瞒事实真相,编报虚假材料,欺骗上级机关。我举报黄树平主任和李树发等人严重违纪违法行为是铁证如山,没有半点虚假,事实上他们的违法行为比我所举报的还要严重。”

追求公平正义  活个“值得人,”

为什么要锲而不舍将举报进行到底,这样做值吗?

黄元勋认为,值得!“总是要有人做的,如果没有人做的话,这个社会哪里来的公平正义?!所以在举报的路上,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我打动,除了正义的号角。如果说‘腐败是腐败者的通行证’已经成为一种不争的社会现实,那么,恐惧、躲避、洁身自好,迎合甚至附和,就能求得内心的平衡,保住生活的平安,守住现得的利益吗?腐败分子和恶势力是以攫取整个社会财富为目的的,以丧心病狂为手段,有良知有血性的人都会勇敢地站出来举报事实的真相。”

面对真相被蒙蔽,法律遭践踏,发出自己内心的声音并付诸行动,而不是等到社会罪恶形成气候之后再向隅独泣。中国老百姓就能真正过上夜不闭户,平静、平安、和谐、富裕的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