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视角

文化新闻

汉字文化

文学艺术

大暑方知“苦”的真滋味

大暑:熠熠孤光动 翩翩度水来

大暑,夏正浓

倏忽温风至 因循小暑来

大暑方知“苦”的真滋味


日历翻到7月22日大暑节气这一页,一年对半季节已在不经意中从身边溜走,此时正值三伏天,地热升腾,炎暑一片,远望苍山,一帘清烟。午时之后,乡村无风,天空碧蓝,阳光更甚,地面炙热滚烫,赤脚行走,极为不易,就连金黄的小麦似乎也受不了这份煎熬,选择饱粒归仓后,乃致留下一句“小麦不受中伏气”的农业谚语。 
儿时,盛夏之时,尤喜下雨。狂风一过,大雨常至,来时猛烈,去时迅速。雨过天晴,长虹卧于天边;酷热尽退,草泥飘香而新。池塘水溢过堤,泥鳅顺流而奔。便取家中竹筛沿田埂而行,竹筛横于田埂缺口处...

大暑方知“苦”的真滋味


日历翻到7月22日大暑节气这一页,一年对半季节已在不经意中从身边溜走,此时正值三伏天,地热升腾,炎暑一片,远望苍山,一帘清烟。午时之后,乡村无风,天空碧蓝,阳光更甚,地面炙热滚烫,赤脚行走,极为不易,就连金黄的小麦似乎也受不了这份煎熬,选择饱粒归仓后,乃致留下一句“小麦不受中伏气”的农业谚语。 
儿时,盛夏之时,尤喜下雨。狂风一过,大雨常至,来时猛烈,去时迅速。雨过天晴,长虹卧于天边;酷热尽退,草泥飘香而新。池塘水溢过堤,泥鳅顺流而奔。便取家中竹筛沿田埂而行,竹筛横于田埂缺口处...

苦暑

深夜萤火照,翠竹渴雨时。
年年又苦暑,如莲盼清风。
(王桂芳  作者单位:托县纪委监委)